番茄官网

Posted in 未分类 on

柳梦雪默默低头搅拌咖啡:“左边领口……脖子上还有。”

叶凡眼中快速闪过笑意:“嗯。”

柳梦雪微窘——嗯什么嗯啊!又扮猪吃老虎,讨厌!

好容易等他擦完了,柳梦雪问:“虽说有三倍违约金,但明德这个汪总,应该不会叛变我们的吧?”

叶凡言简意赅:“绝对不会。”

尽管不知他如何来这样的自信,但他既然这么说,必然有十成把握。于是柳梦雪更放心了。

——

明德的厂位于市郊,周围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绿地,隔壁是几家生态农业种植公司,可见汪老头子当真有几分超凡脱俗的情怀。

叶凡被秘书请进去,单独跟汪总交谈。柳梦雪就和蒋垣坐在外间的接待室,望着窗外的绿树和园区,静静等待。

柳梦雪估计,这个厂的资产大概在几千万上下,专利价值另当别论。现在跟H公司联手,倒还真是各取所需非常合适。

过了一个多小时,会议室的门终于打开。叶凡和一个干干瘦瘦的、五十来岁的老头儿,一起走了出来。

柳梦雪和蒋垣立刻微笑站起来,同时不动声色打量着这人。

美少女初冬的早晨图片

他穿着件藏青色中山装,戴着副眼镜,的确有几分大学教授的儒雅斯文。但脸色却挺冷挺傲慢的,眼睛有一种说不出的亮。他看一眼他们,目光落在柳梦雪身上。

柳梦雪笑着伸手:“汪总你好,我是H公司的柳梦雪。”

汪总却在这时看了眼叶凡,才伸手跟她一握,慢条斯理地说:“林小姐远道而来,怠慢了。”

柳梦雪听他讲得客气,有些意外。须知这人的不近人情,可是出了名的。看来她是沾了叶凡的光。

谁知汪总话锋一转,对叶凡说:“叶总是爱江山更爱美人啊。”

柳梦雪:“……”

嗳,他怎么会知道?!

一旁的蒋垣也有点意外,然后神色如常假装没听到。叶凡眉眼淡淡的,看一眼她,然后很自然地将她的手一牵。

“汪总是行业前辈,我们跟他多学着点。”他低声跟她嘱咐,但周围人都听得见。

柳梦雪面色微红:“当然、当然。”

所以……这是打晚辈牌感情牌的节奏么?

柳梦雪很理解人际关系那一套。最深的人际关系,绝不是你我利益一致,一拍即合,成为好伙伴。而是建立了私人的交际关系。

就譬如现在,面对清高的教授厂长,谈完了公事,叶凡却是以晚辈身份,大大方方携女友与他相处,既显得坦荡,又显出信任。这位傲慢的老头子,自然受用,并且觉得叶凡不完全是满身铜臭气的商人——也是个血气方刚、爱护女友的小伙子嘛。

柳梦雪陪在叶凡身侧,看着他沉静的侧脸,再一次感叹。

这个人虽话语不多,却见微知著,真是对人心掌握到精妙的程度。

好在他对她承诺过了,不会对她用心机。

柳梦雪的嘴唇微微一扬,但还是趁着旁人不注意,低声嗔怪:“你干嘛告诉别人?还告诉合作伙伴?”

此时,众人正跟随汪总,在园区里做简短的游览。旁边都是厂房和绿树。叶凡将她的手牢牢握在掌心,答:“今后跟这边的交往会很频繁,你以这样的身份,行事会更方便。”

柳梦雪心头一甜。这样的身份?

切,女友而已。说得跟他这边的女主人似的。

嘴角弯起的弧度更大。却听他又说:“况且我不说,他也能看出来。”看她一眼说:“他眼力很好,你……”微微一笑:“藏不住。”

柳梦雪一怔,随即瞪了他一眼。

她最讨厌的就是他和柳莫臣这种高来高去的作风了。只有他们能应付,只有他们能不动声色。而她,在他们眼里,道行太浅。

关键是,他们都还喜欢用这种宠溺的的语气告诉她:呆着别动,我来就好。

柳梦雪小声哼哼:“去……难道我就这么没城府吗!遇上你之前,我也算是很有心计的人!”

叶凡低声失笑,转头看着她。那沉黑暗敛的目光,竟令她感觉,他情动了,他想要吻她。

但到底是在公众场合,他只这么静静看了她一会儿,然后嗓音低沉地说:“尽管用在我身上。”

——

下午,三人搭乘飞机返回霖市。

叶凡外出十分节俭,所以来回定的都是普通经济舱。不过蒋垣给两人换的登记牌是靠窗的双人位,自己则坐在隔着两排的角落里。这样既能随时听到领导的吩咐,又不至于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,安排得很完美。

机舱内座位比较狭窄,柳梦雪靠在叶凡肩头,手自然是被这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扣在大腿上,望着窗外漂浮的云层,心头甜如蜜。

哼……

想起刚才他在明德讲的话,什么叫她把心计“全用在他身上”?

可她几秒钟前,还在庆幸这个男人不对她用心计。真是人比人气死人,他的心计叫她害怕;她的心计却让他受用么?就跟挠痒痒一样是不是?

越想越觉得他跟哥哥是一类人……

想到哥哥,柳梦雪就有点闷闷的。那天她发出那条耀武扬威的短信后,柳莫臣一直没回复。她这两天忙着谈恋爱,也把他给忘记了……不会真生气了吧?

“跟你哥沟通了吗?”身旁的男人淡淡地问。

得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“下飞机就打。”柳梦雪老老实实答。

“嗯。”叶凡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会儿,从脚下的电脑包里取出个黄色文件袋,放到她面前的小桌板上。

“这是什么?”柳梦雪问。

“我和他的另一项附加协议。是时候让你知道了。”

机舱隆隆低响着,窗外是高空的浮光掠影。

柳梦雪望着那文件袋,封口盖了红泥漆。

“什么附加协议?”她问。

叶凡任她自己对着那份文件,端起面前的清水,轻轻喝了一口,然后说:“他主动提出,为我拆借一个亿的现金。”

柳梦雪一下子愣住了。

心中泛起又甜又感动的情绪。虽说这不像是柳莫臣会做的事,但又像是他会为妹妹做的事。

什么嘛……那个一向独断专行的帝王,口口声声要叫叶凡抽筋剥骨,也提出了一年时间站上行业之巅,这么苛刻的要求。

Any Queries? Ask us a question at +0000000000